昔日繁華的丹陽南門城外

            核心提示: 1949年前,我出生在南門城外牛場附近,1953年才遷到小東門橋西陳家祠堂后面。但我二叔、大姑媽都住在南門城外,二姑媽住南門外鄉下官莊,特別是二叔就住在南門“褲子襠”,上學后逢年過節拜年走親戚,都要從“褲子襠”過,所以我對南門外大街是有感情的。

            ■吳山崖

            圖為開泰橋和南門外老街巷

            記者 殷顯春 攝

            1949年前,我出生在南門城外牛場附近,1953年才遷到小東門橋西陳家祠堂后面。但我二叔、大姑媽都住在南門城外,二姑媽住南門外鄉下官莊,特別是二叔就住在南門“褲子襠”,上學后逢年過節拜年走親戚,都要從“褲子襠”過,所以我對南門外大街是有感情的。

            兒時,沿南門外大街一直向南,老遠就看到高高的城墻,穿過深深的草堰門,面對輪船碼頭向左沿城墻有一排平房,里面有獨輪車、架子車、籮筐和人力工,這是籮行的候工場所,再向前右拐就到開泰橋了。

            橫跨城南大運河古道上的開泰橋始建于明萬歷年間,又名“草堰橋”,為花崗石單孔石拱橋,長32.3米,橋堍寬10.5米,北有25級臺階,南有27級臺階,橋的頂部有約10平方米見方平臺,沿平臺中間,向橋下南北各鋪有寬約40厘米、長約80厘米的長條石,方便獨輪車通過。小時侯我們稱它為南門大橋,古運河我們稱為大河,與運河相連通香草河的稱之為小河。

            過草堰門上開泰橋就算出城了,站在大橋頂部平臺上向下看,街道兩旁的商鋪鱗次櫛比,“褲子襠”向南只有100米左右,左右分別有街道通往城外,極像褲子的襠部,所以此地被稱為“褲子襠”。如果是牛六日,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牽牛的、推獨輪車的,熙熙攘攘擁擠不堪,但行人要看著腳底下,不然會踩到牛屎上,一下橋的左側是開泰橋南東河沿,那時的河沿上有一排簡易草蓬民房,是蘇北人流落在此筑屋而居,有條小道通往東門。小路的南側有一排民房,那時墻面上常貼滿一個個直徑約二十多厘米的牛屎餅,房主曬干好當柴燒。老實講,雖然看了有些惡心,但卻沒有惡臭,干了的牛屎餅倒有股淡淡的清香。再向東右側就是食品公司的孵禽場,又叫孵坊或炕房,那時我老屋有一院子,為生計曾到炕坊買過雞仔,一開始,孵坊使用土炕,用草扎成囤,囤上放一只鍋,鍋里燒木炭,鍋上再放一只簍子,簍子里放種蛋進行孵化,品種有白落克、新波羅、三黃雞、蘆花雞等,后來改了平炕,“文革”前可年產三十多萬只禽苗。

            大橋左側有臺階直抵水面,是碼頭,時有木船停泊,下稻子、小麥,上米上面粉,居民下河洗涮忙得很,附近居民的用水也都是人工從碼頭挑上去的。

            下大橋的右側橋堍有家理發店,店主姓王,但街鄰都稱他為“王縣長”,原因是他與當時丹陽的一位縣長同名。理發店向右沿河沿有條小道通香草河東河沿,那里有一排民居和碼頭。過民居左轉向上走就到“褲子襠”了。

            理發店向南有一油條店、茶葉店,再過去就是景陽樓飯店了。景陽樓是當時南門城外最大的飯館了,飯館坐西朝東,有三間門面,進門一側是廚房,有大灶小灶,早上大灶下面條,中午小灶炒菜,有八張八仙桌,一到牛六,店里面早早就客滿了,桌面上的客人還在吃,身后卻站滿了候桌的客人,店小二的吆喝聲、顧客的寒暄聲不絕于耳。過景陽樓就是悅來茶館,悅來茶館規模在城外也是最大的,前有老虎灶,灶邊一排有半埋在地下的三口大缸,每只大缸可裝十多擔水,周邊居民都來此打開水,冬天還外帶沖湯婆子,里面還有八仙桌若干,天不亮就有茶客來茶館了。如是牛六,則是牛頭及糧行經濟人的天下,他們聚在一起看似品茗,實則在議論本地及外地的行情,很多交易包括糧食、耕牛都可在此交易,過茶館向南原來有一土地廟,后來改作城南救火會了。向南右拐有路通小河邊,右側河沿有民居和碼頭,附近居民洗刷和茶館用水都在此,左側原有一跨河木橋。過橋不遠就是大王廟了(后來的城南小學),1949年5月10日,陳毅就是在大王廟對即將解放和接收大上海的我軍將士進行戰前動員的。那時王家園的人要進城,也要過木橋過開泰橋才能進城,后來開泰橋西建了平橋才不必繞行了。

            下開泰橋左側有雜貨店、鐵匠鋪、竹木鋪、供銷合作社、吳義昌醬坊,還有幾戶民居,頂頭就是“褲子襠”,襠部是兩間平房,原先是豆腐店,后改為服裝鋪了。左側一條石板路直通牛市場。牛市場俗稱牛行,據記載,丹陽牛行始于清朝中葉,丹陽是七縣要隘,水陸交通便利,本省的高淳、溧水、句容,蘇北各縣,安徽的無為等地客商都把牛運來,臨近各縣的客商也來丹陽販賣耕牛、菜牛,運往蘇州、上海等地,因而相沿成市,每月農歷初一、初六,當地農民和外地客商便自發地聚集起來在牛場交換和賣買耕牛、萊牛(俗稱牛六),從此丹陽便成為蘇南最大的牛市集散地,鼎盛時每集成交千頭以上。解放初期,政府為保護耕牛,限制宰殺,對牛行進行了整頓。1954年4月,通過生產改革,廢除了牛行,成立了“地方國營丹陽牛市場”,慢慢地丹陽“牛六”也就退出了歷史舞臺。在牛行的北面有吳義昌米廠、通源泰商號,再向南是貢家木行,那時,貢家木行的規模比較大,河里常有木排停泊,再向南就是去麥溪的大道,右側通河邊,過木橋即可去大王廟和王家園。

            近日,我路過南門城外,特意爬上了高高的開泰橋,在橋頂向南看,是平整的水泥路。下橋,左側還是舊的平房,大多是民居,只有一兩家開了理發店、小商鋪,右側是整潔的休閑步道,依著護欄向下看,河畔水波粼粼,陽光柔和,樹枝搖曳,生態浮床溧浮在河面上,讓人心曠神怡,哪還有昔日南門外大街的味道?但開泰橋還在,那些舊居還在,它們是南外大街昔日繁華的見證。

             

            責任編輯:吳淋淋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