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無悔,五代丹劇人的藝術人生

            核心提示: 六十年歲月如歌,在丹劇這個藝術大家庭,半個多世紀孕育了五代丹劇人,五代同堂,說不盡丹劇故事,話不完丹劇人生。

            本報記者 殷顯春 通訊員 蔣紅星

            六十年歲月如歌,在丹劇這個藝術大家庭,半個多世紀孕育了五代丹劇人,五代同堂,說不盡丹劇故事,話不完丹劇人生。值此丹劇六十周年華誕,讓我們走近五代丹劇人中的代表人物,聽他們講述自己和丹劇的不解之緣。

            第一代丹劇演員合影(資料圖)

            華雪鳳

            吳銳東

            王金錫

            金紅霞、謝愛忠

            吳雨瓊

            曹昊昱

            記者 殷顯春 攝

            ●第一代丹劇人  

            受訪人物:華雪鳳

            背景簡介:1958年11月,丹陽縣文化館舉辦文藝骨干啷當訓練班,形成了丹劇的雛形,在這前后從事丹劇事業的演職人員成為第一代丹劇人。主要演員有趙玉美、聶佩鳳、華雪鳳等。

            在華雪鳳看來,自己跟丹劇結緣60年,就像是發生在昨天的故事。

            華雪鳳老家是訪仙鎮上,1958年,她被鎮文化站選去演小戲《姑嫂送飯》,到丹陽人民電影院演出后,就被縣文化館留下參加啷當訓練班。

            當時的培訓班設在省丹中對面的正報社舊址內。幾天后父親來探望后很不高興:“好好的女孩子唱什么啷當,跟我回去!”當時的華雪鳳不過十多歲,走吧,自己喜歡唱,這里的好氛圍她舍不得,不走吧,父命難違,她一時急得哭了起來。

            好在當時培訓班的學員們前來安慰她、開導她,她終于選擇留了下來。

            培訓班的日子是緊張的,天剛蒙蒙亮,李彬老師就督促他們起來跑步。早飯后,就是學唱啷當,排練《張木匠上北京》等小戲。后來,啷當培訓班先后演變為啷當劇團、實驗丹劇團、丹劇團,華雪鳳正式成為劇團成員。

            1961年前后,華雪鳳隨劇團到燈籠巷工人俱樂部,當時劇團招來了一大批城鄉盲人,盲人們唱啷當,他們聽著跟著學,劇團音樂人還特意把這些曲調錄制下來。

            在后來的日子里,華雪鳳逐漸成為劇團里的主要演員之一,她回憶說當時的演出條件非常艱苦,到農村演出時,演員經常是打地鋪,甚至宿在羊圈。氣溫的劇變更讓演員吃盡苦頭,夏天汗流浹背,冬天冷得發抖。華雪鳳至今還記得有一年天很冷在演出《社長的女兒》時,演員仍然穿短袖和裙子,一邊演一邊凍得發抖。

            由于長期辛勞,劇團一些演員都落下了職業病。有一次到大港演出時,華雪鳳的氣管炎發作了,根本無法演唱,但為了觀眾,她仍然強打精神登臺演出,由團友代唱。

            后來,華雪鳳被調到鎮江地區文藝團隊工作,但她總覺得還是丹劇團親切,幾年后仍然回到了丹劇團。

            回眸走過的路,華雪鳳認為,“認認真真做戲,清清白白做人”概括了自己的人生,丹劇始終是她的心靈家園。

            ●第二代丹劇人  

            受訪人物:吳銳東

            背景簡介:第二代丹劇人是指丹劇團成立后,上世紀六十年代陸續招收的丹劇演職人員。主要演員有吳銳東、徐國定、許子仙、唐寶琴、劉月華等。

            1959年丹劇《礱糠記》在南京演出獲得圓滿成功后,丹陽縣委、縣政府決定選拔優秀人才到丹劇團,吳銳東因此與丹劇結緣。

            那時的吳銳東是珥陵初中的文藝骨干,擔任校文工團團長。丹劇團來學校招生時相中了吳銳東,他也很樂意。誰知父親強烈反對他從藝,爭執中把家里一臺收音機也摔壞了,此后父親甚至給他寫信以斷絕父子關系為由,向他施加壓力。但是,執著的吳銳東因喜愛戲劇而義無反顧。

            從1960年初,吳銳東一步步走進了丹劇的殿堂,并很快成為主要演員。

            早期的演出條件依然艱苦,演員們睡的是地鋪,吳銳東記得有一年宿營在前艾的老房子里,里面還放有棺材,不但老鼠出沒,有時還能看到蛇游過。還有一次在新橋演出時,滿載道具的小推車路過一座沒有圍欄的橋,推車師傅一不小心連人帶車翻入河中。他還回憶有一年到金壇演出,船隊被困在長蕩湖上一夜,大伙又冷又餓,以荸薺填饑。但就是在這種艱苦的條件下,大家都堅持了下來,誰也沒有怨言。

            從演員到擔任劇團業務副團長,吳銳東親眼見證了丹劇的輝煌。讓吳銳東感到自豪的是,丹劇在外地演出時受到觀眾的高度好評,特別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到武進縣和金壇縣演出時,場場爆滿,甚至出現了群眾凌晨三四點鐘就排隊買票的現象。1972年劇團到無錫演出《江姐》,“要知道無錫是錫劇的發源地,是錫劇‘窩’,但是仍然廣受歡迎!”吳銳東認為,這跟丹劇曲調優美、演員素養高是分不開的。

            吳銳東說,丹劇起源于丹陽啷當這一歷史悠久的民間說唱,是本土文化孕育的一朵“野花”,好在歷任領導和社會各界對丹劇都很關心支持,辛勤施肥、嫁接,因此丹劇這一“野花”綻放了,而且開得很艷麗。作為丹劇人,他感到很欣慰,對當初的選擇沒有遺憾。

            ●第三代丹劇人

            受訪人物:鄒建生、王金錫

            背景簡介:第三代丹劇人是指上世紀七十年代,陸續招收的丹劇人才。主要演員有史怡、酈敏、鄒建生、朱美俊等。

            作為丹劇這一鎮江市非遺的代表性傳承人,市戲劇總團副團長鄒建生的四十多年人生歲月一直是跟丹劇“捆綁”在一起的。他從小就是個“童星”,9歲時就代表延陵小學登臺表演丹劇《小明的星期天》獲得一等獎。1976年11月,只有十多歲的鄒建生被選拔調進丹陽縣文工團。如今在職的劇團演員中,數鄒建生的資歷最老。對于丹劇,鄒建生一往情深,表示要傳承好丹劇這一非遺,發揚光大。

            同為第三代丹劇人,王金錫的經歷很奇特,他曾兩度臨危受命擔任團長。談起與丹劇結緣,王金錫說他的嫂子馬秀珍便是丹劇第一代演員,從小耳濡目染喜歡上丹劇,十歲就會拉二胡,還經常到縣城去看丹劇。后來,他加入橫塘地區的業余宣傳隊,1978年如愿進入縣文工團。在劇團,王金錫擅長的是音樂和樂隊指揮。1988年7月,在丹劇團出現第一次生存危機時,時年38歲的他被民主推舉為團長。上任后,他一方面加強團隊管理,打造精干隊伍,另一方面找市場、排精品,終于使劇團扭虧轉盈,1992年,王金錫帶領丹劇團到福建泉州參加全國“天下第一團優秀劇目展演”獲劇目獎和演員獎,丹劇團因此被文化部授予“天下第一團”稱號。2004年,當劇團再次陷入困境時,王金錫再次受命擔任戲劇總團團長,通過“建設新農村、文化村村行”等舉措,劇團起死回生,其成功經驗被國家級媒體報道,省委宣傳部還給劇團獎勵了一部演出車。

            2011年退休后,王金錫仍然情系丹劇,經常致力于丹劇推廣,為丹劇事業鼓與呼。

            ●第四代丹劇人

            受訪人物:金紅霞、謝愛忠、蔣紅星

            背景簡介:1985年,丹陽市文藝職業中專開設丹劇班,招收35名學員,這35名學員成為第四代丹劇人。主要演員有金紅霞、謝愛忠、韋玲霞、殷雪峰、郭菊芳、張紅英等。

            前不久在市文化城舉辦的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圖片展中,一批丹劇演員日常訓練的老照片打動了許多人。當時這批風華正茂的姑娘、小伙,動作整齊劃一,訓練刻苦。他們就是第四代丹劇人。

            在金紅霞和謝愛忠眼中,丹劇就像是一部厚實的書籍、一杯陳年的老酒。想當年,她們因為熱愛文藝,分別從里莊和延陵被選拔進入丹劇班,從此開始三十多年的演藝生涯。第四代丹劇人是承上啟下的,他們既與老一輩丹劇人朝夕相處過,又與后來的第五代丹劇人共事,以老帶新,呵護新人。

            這是丹劇發展史中一次性培養人數最多、行當最齊全的一代人。1988年畢業走上工作崗位后,第四代丹劇人很快挑起了劇團大梁,在《野塘婚禮》《大哥你好》等獲得大獎的劇目中,第四代丹劇人均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戲劇總團副團長金紅霞的記憶中,剛到團里時,她們就開始隨團走南闖北,到蘇北大豐、海安、東臺等地演出,當地群眾對丹劇的熱情讓她很感動。

            然而,第四代丹劇人也經歷了戲曲演出市場滑坡的年代。隨著人們娛樂方式的多元化,劇團演出不景氣,一度出現工資難以保障、劇團生存堪憂的局面,但就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金紅霞、謝愛忠等第四代丹劇人仍然把丹劇當做自己的事業,忘我地堅守心中的那份理想。

            蔣紅星現任戲劇總團書記,他對丹劇的美好記憶開始于城區三板橋的丹劇團團部,那批丹劇班成員的功課,是在老一輩丹劇人的指導下進行的。后來,蔣紅星走上劇團音樂人崗位,并成長為劇團副團長、支部書記。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妻子張紅英也是丹劇第四代演員,后來,他們的兒子蔣鈺濤又進入劇團成為年輕一代音樂人,一家三口獻身丹劇傳為佳話。

            ●第五代丹劇人

            受訪人物:曹昊昱、吳雨瓊

            背景簡介:2011年,在丹陽市文廣新局的推動下,市政府斥資200萬元,啟動了丹劇第五代演員的培訓,委托江蘇省戲劇學校栽培19名丹劇演員。2016年,丹劇班畢業生學成回丹陽,成為第五代丹劇人。

            見到曹昊昱和吳雨瓊,是在他們排練經典丹劇《三鳳求凰》后,幾個小時的排練的確累人,但他們都是“九五后”,身上充滿了朝氣和活力。曹昊昱和吳雨瓊告訴記者,他們初中時代都是聲樂愛好者,當時因興趣報考丹劇班,有幸被錄取。然而幾年來的求學生涯讓他們體會到做一名戲曲人的不易。吳雨瓊說,每次形體訓練都非常痛苦難熬,晚上睡在床上渾身酸痛,很多次腦海中閃過逃課的念頭,也曾經為選擇這個專業后悔過,但她認為既然選擇這一行總不能半途而廢,還是堅持了下來。

            曹昊昱對記者說,兩年多的工作經歷讓他非常難忘,每年演出一百多場,從開始時的新鮮好奇,到后來的辛苦勞累,再到常態化,丹劇早已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曹昊昱笑著說,夏季演出時被蚊叮蟲咬還是小事,有時候飛蛾蟲子無意間飛入口中,為了保證演出效果,只能吞入腹中,起初覺得很惡心,時間長了也就習以為常了。

            現在,在劇團前輩的精心培育下,第五代丹劇人很快挑起了擔子,很多年輕人已成為骨干。曹昊昱和吳雨瓊對此滿懷感激地說,老一輩丹劇人的敬業精神令他們敬佩,對待他們就像對自己的孩子,不但細心、周到,還毫無保留地把手把手教他們。現在,他們在吳永平團長的帶領下,劇團環境氛圍非常好,凝聚力強,他們覺得很有干勁。

            也正因為如此,年輕一代丹劇演員們也感到肩上的擔子不輕,畢竟未來丹劇的發展、振興重任落在他們身上。對此,曹昊昱和吳雨瓊顯得很有信心,表示一定要苦練基本功,不辜負一代代丹劇前輩和社會各界的期望。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