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无悔,五代丹剧人的艺术人生

            核心提示: 六十年岁月如歌,在丹剧这个艺术大家庭,半个多世纪孕育了五代丹剧人,五代同堂,说不尽丹剧故事,话不完丹剧人生。

            本报记者 殷?#28304;?通讯员 蒋红星

            六十年岁月如歌,在丹剧这个艺术大家庭,半个多世纪孕育了五代丹剧人,五代同堂,说不尽丹剧故事,话不完丹剧人生。值此丹剧六十周年华诞,让我们走近五代丹剧人中的代表人物,听他们讲述自己和丹剧的不解之缘。

            第一代丹剧演员合影(资料图)

            华雪凤

            吴锐东

            王金锡

            金红霞、?#35805;?#24544;

            吴雨琼

            曹昊昱

            记者 殷?#28304;?摄

            ●第一代丹剧人  

            受访人物:华雪凤

            背景简介:1958年11月,丹阳县文化馆举办文艺骨干啷当训练班,形成了丹剧的雏形,在这前后从事丹剧事业的演职人员成为第一代丹剧人。主要演员有赵玉美、聂佩凤、华雪凤等。

            在华雪凤看来,自己跟丹剧结缘60年,就像是发生在昨天的故事。

            华雪凤老家是访仙镇上,1958年,她被镇文化站选去演小戏《姑嫂送饭?#32602;?#21040;丹阳人民电影院演出后,就被县文化馆留下参加啷当训练班。

            当时的培训班设在省丹中对面的正报社旧址内。几天后父亲来探望后很不高兴:“好好的女孩子唱什么啷当,跟?#19968;?#21435;!”当时的华雪凤不过十多岁,走吧,自己?#19981;?#21809;,这里的好氛围她舍不得,不走吧,父命难违,她一时急得哭了起来。

            好在当时培训班的学员们前来?#21442;?#22905;、开导她,她终于选择留了下来。

            培训班的日子是紧张的,天刚蒙蒙亮,李彬老师就督促他们起来跑步。早饭后,就是学唱啷当,排练《张木?#25104;媳本?#31561;小戏。后来,啷当培训班先后演变为啷当剧团、实验丹剧团、丹剧团,华雪凤正式成为剧团成员。

            1961年前后,华雪凤随剧团到灯笼巷工人俱乐部,当时剧团招来了一大批城乡盲人,盲人们唱啷当,他们听着跟着学,剧团音乐人还特意把这些曲调录制下来。

            在后来的日子里,华雪凤逐渐成为剧团里的主要演员之一,她回忆说当时的演出条件非常艰苦,到农村演出时,演?#26412;?#24120;是打地铺,甚?#20102;?#22312;羊圈。气温的剧变更让演员吃尽苦头,夏天汗流浃背,冬天冷得发抖。华雪凤至今还记得有一年天很冷在演出《社长的女儿》时,演员仍然穿短袖和裙子,一边演一边?#36710;?#21457;抖。

            由于长期辛劳,剧团一些演员都落下了职业病。有一次到大港演出时,华雪凤的气管炎发作了,根本无法演唱,但为了观众,她仍然?#30475;?#31934;神登台演出,由团友代唱。

            后来,华雪凤被调到镇江地区文艺团队工作,但她总觉得?#25925;?#20025;剧团亲切,几年后仍?#25442;?#21040;了丹剧团。

            回眸走过的路,华雪凤认为,“?#20808;?#30495;真做戏,清清?#35013;?#20570;人”概括了自己的人生,丹剧始终是她的心灵家园。

            ●第二代丹剧人  

            受访人物:吴锐东

            背景简介:第二代丹剧人是指丹剧团成立后,上世纪六十年代陆续招收的丹剧演职人员。主要演员有吴锐东、徐国定、许子仙、唐宝琴、刘月华等。

            1959年丹剧《砻糠记》在南京演出获得圆满成功后,丹阳县委、县政府决定选拔优秀人才到丹剧团,吴锐东因此与丹剧结缘。

            那时的吴锐东是珥陵初中的文艺骨干,担任校文工团团长。丹剧团来学校招生时相中了吴锐东,他也很?#24544;狻?#35841;知父亲强烈反对他从艺,争执中把家里一台收音机也摔坏了,此后父亲甚至给他写信以断绝父子关系为由,向他施加压力。但是,执着的吴锐东因喜爱戏剧而义无反顾。

            从1960年初,吴锐东一?#35762;?#36208;进了丹剧的殿堂,并很快成为主要演员。

            早期的演出条件依然艰苦,演员们睡的是地铺,吴锐东记得有一年宿营在前艾的老房子里,里面还放有棺材,不但老鼠出没,有时还能看到蛇游过。还有一次在新桥演出时,满载道具的小推车?#39277;?#19968;座没?#24418;?#26639;的桥,推车师傅一不小心连人带车翻入河中。他还回忆有一年到金坛演出,船队被困在长?#26149;?#19978;一夜,大伙又冷又饿,以荸荠填饥。但就是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大家都坚持了下来,谁也没有怨言。

            从演员到担任剧团业务副团长,吴锐东亲眼见证了丹剧的辉煌。让吴锐东感到自豪的是,丹剧在外地演出时受到观众的高度好评,特别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到武进县和金坛县演出时,场场爆满,甚至出现了群众凌晨三四点钟?#22242;?#38431;买票的现象。1972年剧团到无锡演出?#30563;?#22992;?#32602;?ldquo;要知道无锡是锡剧的发源地,是锡剧‘窝’,但是仍然广受欢迎!”吴锐东认为,这跟丹剧曲调优美、演员素养高是分不开的。

            吴锐东说,丹剧起源于丹阳啷当这一历史悠久的民间说唱,是本土文化孕育的一朵“野花”,好在历任领导和社会各界对丹剧都很关心支持,辛勤施?#30465;?#23233;接,因此丹剧这一“野花”绽放了,而且开得很艳丽。作为丹剧人,他感到很欣慰,对当初的选择没有遗憾。

            ●第三代丹剧人

            受访人物:邹建生、王金锡

            背景简介:第三代丹剧人是?#24178;?#19990;纪七十年代,陆续招收的丹剧人才。主要演员有史怡、郦敏、邹建生、朱美俊等。

            作为丹剧这一镇江市非遗的代表?#28304;?#25215;人,市戏剧总团副团长邹建生的四十多年人生岁月一直是跟丹剧“捆绑”在一起的。他从小就是个“童星”,9岁?#26412;?#20195;表延陵小学登台表演丹剧《小明的星期天》获得一等奖。1976年11月,只有十多岁的邹建生被选拔调进丹阳县文工团。如今在职的剧团演员中,数邹建生的资历最老。对于丹剧,邹建生一往情深,表示要传承好丹剧这一非遗,发扬光大。

            同为第三代丹剧人,王金锡的经历很奇特,他曾两度临危受命担任团长。谈起与丹剧结缘,王金锡说他的嫂子马秀珍便是丹剧第一代演员,从小耳濡目染?#19981;?#19978;丹剧,十岁就会拉二胡,还经常到县城去看丹剧。后来,他加入横塘地区的业余宣传队,1978年如愿进入县文工团。在剧团,王金锡擅长的是音乐和乐队指挥。1988年7月,在丹剧团出现第一次生存危机时,时年38岁的他被民主推举为团长。上任后,他一方面加强团队管理,打造精干?#28216;椋?#21478;一方面找市场、排精品,终于使剧团扭亏转盈,1992年,王金锡带领丹剧团到福建泉州参加全国“天下第一团优秀剧目展演”获剧目奖和演员奖,丹剧团因此被文化部授予“天下第一团”称号。2004年,当剧团再次陷入困境时,王金锡再次受命担任戏剧总团团长,通过“建设新农村、文化村村行”等举措,剧团起死回生,其成功经验被国家级?#25945;?#25253;道,省委宣传部还给剧团奖励了一部演出车。

            2011年退休后,王金锡仍然情系丹剧,经常致力于丹剧推广,为丹剧事业鼓与呼。

            ●第四代丹剧人

            受访人物?#33322;?#32418;霞、?#35805;?#24544;、蒋红星

            背景简介:1985年,丹阳市文艺职业中专开设丹剧班,招收35名学员,这35名学员成为第四代丹剧人。主要演员有金红霞、?#35805;?#24544;、韦玲霞、殷雪峰、郭菊芳、张红英等。

            前不久在市文化城举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图片展中,一批丹剧演员日常训练的老照片打动了许多人。当时这批风华正茂的姑娘、小伙,动作整齐划一,训?#25151;?#33510;。他们就是第四代丹剧人。

            在金红?#24049;托话?#24544;眼中,丹剧就像是一部厚实的书籍、一杯陈年的老酒。想当年,她们因为热爱文艺,分别从里庄和延陵被选拔进入丹剧班,从此开始三十多年的演艺生涯。第四代丹剧人是承上启下的,他们既与老一辈丹剧人朝夕相处过,又与后来的第五代丹剧人共事,以老带新,呵护新人。

            这是丹剧发展史中一次性培养人数最多、行当最齐全的一代人。1988年毕业走上工作岗?#32531;螅?#31532;四代丹剧人很快挑起了剧团大梁,在《野塘婚礼》《大哥你好》等获得大奖的剧目中,第四代丹剧人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戏剧总团副团长金红霞的记忆中,刚到团里时,她们就开始随团走南闯北,到苏北大丰、海安、东台等地演出,当地群众对丹剧的热情让她很感动。

            ?#27426;?#31532;四代丹剧人也经历了戏曲演出市场滑坡的年代。随着人们娱?#22336;?#24335;的多元化,剧团演出不景气,一度出现工资难以保障、剧团生存堪忧的局面,但就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金红霞、?#35805;?#24544;等第四代丹剧人仍?#35805;?#20025;剧当做自己的事业,忘我地坚守心中的那份理想。

            蒋红星现任戏剧总团书记,他对丹剧的美好记忆开?#21152;?#22478;区三板桥的丹剧团团部,那批丹剧班成员的功?#21361;?#26159;在老一辈丹剧人的指导下进行的。后来,蒋红星走上剧团音乐人岗位,并成长为剧团副团长、支部书记。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妻子张红英也是丹剧第四代演员,后来,他们的儿子蒋钰涛?#32440;?#20837;剧团成为年轻一代音乐人,一家三口献身丹剧传为佳话。

            ●第五代丹剧人

            受访人物:曹昊昱、吴雨琼

            背景简介:2011年,在丹阳市文广新局的推动下,市政府斥资200万元,启动了丹剧第五代演员的培训,委托江苏省戏剧学校栽培19名丹剧演员。2016年,丹剧班毕业生学成回丹阳,成为第五代丹剧人。

            见到曹昊昱和吴雨琼,是在他们排练经典丹剧?#24230;?#20964;求凰》后,几个小时的排练的确累人,但他们都是“九五后”,身上充满了朝气和活力。曹昊昱和吴雨琼告诉记者,他们初中时代都是声乐爱好者,当时因兴趣报考丹剧班,有幸被录取。?#27426;?#20960;年来的求学生涯让他们体会到做一名戏曲人的不易。吴雨琼说,?#30475;?#24418;体训练都非常痛苦难熬,晚上睡在床上浑身酸痛,很多?#25991;院?#20013;闪过逃课的念头,也曾经为选择这个专业后悔过,但她认为既然选择这一行总不能半途而废,?#25925;?#22362;持了下来。

            曹昊昱对记者说,两年多的工作经历让他非常难忘,每年演出?#35805;?#22810;场,从开始时的新鲜好奇,到后来的辛苦劳累,再到常态化,丹剧早已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曹昊昱笑着说,夏季演出时被蚊叮虫咬?#25925;切?#20107;,有时候飞蛾虫子无意间飞入口中,为了保证演出效果,只能吞入腹中,起初觉得很恶心,时间长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现在,在剧团前辈的精心培育下,第五代丹剧人很快挑起了担子,很多年轻人已成为骨干。曹昊昱和吴雨琼?#28304;?#28385;怀感激地说,老一辈丹剧人的敬业精神令他们敬佩,?#28304;?#20182;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不但细心、周到,还毫无保留地把手把手教他们。现在,他们在吴永平团长的带领下,剧团环境氛围非常好,凝聚力强,他们觉得很有干劲。

            也正因为如此,年轻一代丹剧演员们也感到肩上的担子不轻,毕竟未来丹剧的发展、振兴重?#28201;?#22312;他们身上。?#28304;耍?#26361;昊昱和吴雨琼显得很有信心,表示一定要苦练基本功,不?#20960;?#19968;代代丹剧前辈和社会各界的期望。

            责任编辑?#21644;?#28170;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

            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