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區停車收費為何頻現糾紛?

            核心提示: 10月8日,信達·香堤國際小區門口一度出現嚴重擁堵,一方面,物業公司對不交停車費的業主進行了阻攔,不讓業主們將車駛入小區;另一方面,不滿物業收費標準的業主們索性將車輛堵在小區門前,并拉起了橫幅,上面寫著“天價車位天理難容”。

            業:不交停車費不讓進;業主:拉橫幅、堵大門,抗議收費標準

            小區停車收費為何頻現糾紛?

            QQ圖片20181010093506

            圖為信達·香堤國際糾紛現場。

            本報訊(記者 馬駿 趙文菁)10月8日,信達·香堤國際小區門口一度出現嚴重擁堵,一方面,物業公司對不交停車費的業主進行了阻攔,不讓業主們將車駛入小區;另一方面,不滿物業收費標準的業主們索性將車輛堵在小區門前,并拉起了橫幅,上面寫著“天價車位天理難容”。一時間,由業主拍攝的現場照片和短視頻迅速在微信朋友圈以及網絡上流傳,引起廣大市民熱議。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昨天,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調查。

            業主反映:物業將未交停車費的車輛拒之門外

            8日下午,家住信達·香堤國際小區的居民向本報記者反映稱,今年9月底,該小區內貼出了“地下車位租賃通知”,業主一輛小型車每個月需支付200元的車位租金,以及40元的汽車停放費,共計240元,該《通知》張貼后便引起了許多業主的不滿。當天,小區物業公司的工作人員突然開始阻攔業主的車輛,稱不交停車位費用就不能將車輛駛入小區。一時間,被擋在小區外的業主與物業公司的工作人員陷入爭執,隨著事態升級,一些業主為表達對于物業收費標準的不滿,將車輛堵在了小區大門口,甚至拉起了橫幅,“聲討”物業公司。

            “購房之初,我們是有協議的,協議上寫的是每個地下車位每個月收120元,現在突然通知我們要漲價,變成240元,這可是翻了一倍啊,這個價格也太高了。”一位業主說,“今天小區門口的物業人員還不允許沒交費的車輛進入小區,所以有的人干脆把汽車堵在門口,雙方都爭執不下。拉橫幅是因為一些業主對停車費價格不滿意,應該征得我們同意才能這么定價。”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大多數業主都對停車費表示不滿。業主王女士說:“我和其他幾位鄰居都覺得這個費用太高了,所以暫時不準備租車位。話說回來,我們小區位置也算有點偏了,憑什么把停車費定這么高?而且物業管理情況很難令人滿意,當初所謂的‘高檔小區’,現在看著倒讓人有些失望。”業主吳先生表示,他詢問朋友后發現,同樣靠近大泊集鎮的天波城的停車費每個月只收80元。“兩個小區離得這么近,停車費卻相差3倍,有點離譜。我算了一下,按照每個月240元來收費,一年下來就要靠近3000元,再加上物業費,每年要交給小區的錢實在是太多了。”

            物業回應:停車費收費標準符合規定

            為了進一步了解業主所反映的停車費突然提價一事,記者聯系了信達·香堤國際的物業人員,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有業主提到的寫有“每個停車位每月租金120元”的協議是“前期物業管理服務協議”,該協議是由產權方所定。“協議中的‘120元’指的是暫定的服務費,并非停車位的停車費,實際上,現在我們物業方面只收40元的服務費,這個價格是沒有問題的,至于200元的車位租金并不是交給我們物業公司的,需要詢問售樓處,這個歸產權方管。”

            記者隨后又聯系了售樓處工作人員,對于業主所反映的停車位突然提價,她說:“這個不算是提價,我們之前地下停車位一直是免費的。我們小區一期是建設單位專有室內車位,合計的話是每個車位每個月240元,二期是人防車位,也是240元,這個價格是符合物價局定價標準的。”

            記者調查:小區停車費高低不一,市民看法各有不同

            那么,信達·香堤國際小區的停車費是否真如業主所說的,是“天價”呢?記者詢問了開發區一些小區的居民,其中,部分小區的停車費標準較低,例如普善人家的停車費僅為120元,不過,也有一些小區的停車位收費標準與信達一致,例如大亞·第一城和嘉源首府的停車費均為每月240元。

            針對這一事件,不少網友也紛紛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有網友表示,開發商沒錢了,想從停車費這塊撈一筆,也有網友表示,香堤國際的服務與收費不成正比。除了反對聲,也有一些網友認為,每個月240元的停車費并不高,而且業主堵門的行為不僅不能解決問題,還會給其他業主帶來困擾,不是明智之舉。有網友提出,停車收費是應該的,但收費標準必須合理。

            相關部門:停車費定價必須按規定,出現糾紛應協商解決

            那么,信達·香堤國際的停車位收費標準是否合理呢?記者向我市物價部門進行了咨詢。物價局的工作人員表示,小區里的停車位的租金最高為每月200元,停放服務費最高為每月40元,具體價格是由小區開發商自己定,但價格必須要按照物價局的文件執行。

            至于有業主稱毗鄰的天波城停車費每個月只需80元,工作人員否定了這一說法,工作人員說:“這不可能是地下停車位,該小區現在路面的停車位也要每月120元。”

            實際上,近年來,不論是老舊小區還是新建小區,停車位收費成了每個小區業主與物業之間最敏感的話題之一。業主不交費,物業便不讓進,由此引發的爭執糾紛頻頻上演,業主與物業的關系也變得勢同水火。那么,針對此類因停車費而產生的糾紛,是否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呢?記者詢問了物管辦的工作人員,他表示,小區停車位收費屬于市場行為,最好的辦法是業主和開發商、物業進行協商。如果協商未果,根據《物權法》規定,業主可以召開業主大會,選舉業主委員會。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管理人根據業主委員會和業主的委托,管理建筑區劃內的建筑物及其附屬設施,并接受業主的監督。

            律師:物業無權阻攔業主車輛,業主堵門不合法

            對于該事件,我市江蘇萬善律師事務所的顧星迪律師表示,物業本身是為業主服務的,對于沒有交納停車費的業主,物業無權阻攔其車輛進入小區。顧星迪律師稱,業主拖欠交納停車費是一種債權,物業公司可以通過訴訟的手段維權,不讓業主進小區顯然是不正當的暴力維權手段,物業公司不讓進實際上是侵犯了業主的通行權。另一方面,業主堵門的行為也是不對的。顧星迪律師表示,業主將車堵在小區門口違反了《治安管理處罰法》,情節嚴重的,執法部門可進行罰款甚至拘留。

            責任編輯:姜耶妮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